[阿迦]Will you still love me when I’m old

先发,明早补后记
————————————————
看着阿尔法德手中手中的小盒,迦南着实吃了一惊。没想到她们之中先想安定下来的是阿尔法德。
“你这是要……”
“非要我直说吗,是的,求婚,或者你愿意也可以先订婚。”
真的从阿尔法德嘴里听到这个词还是有一定冲击力。但她们也不再像以前20出头时的莽莽撞撞了。迦南一时没了主意,她们俩之间突然陷入了沉默。
迦南开始回忆她们之间的事。
现在她们距离火车事件已经十几年,三十多的人即将要奔四。迦南找到阿尔法德之后,她们就若即若离地保持着关系这么多年,没有粘粘糊糊的你爱我我爱你,通常是其中一个突然冒出来,不明不白地当了几个月床伴又离开,销声匿迹后又周而复始,反正俩人都有办法打听到对方的位置。迦南还在干着她老本行,满世界地跑,阿尔法德着退居着幕后,继续操纵着大笔资金还有"缺德的事"(迦南语),这样不明不白地保持着关系几年后阿尔法德实在受不了迦南对于金钱的完全无概念,接管了她的财政,详细的她并不清楚,只是慢慢地,她每到一处,或者阿尔法德得知她将要到哪时,她常常在邻近的地方冒出个房产。阿尔法德也说现在每个月的分红也够她雇一支小型军队保护自己了。
回过神来,迦南发现阿尔法德的表情已经变成诧异和不安,她伸出手想要拿过盒子,阿尔法德却一缩拿出似是要给她戴上。迦南一把抢过戒指,仔细端详,是个铂金戒指,没有镶嵌任何东西,而干他们这一行的,也不欢迎任何会反光的饰品。
——特别是戒指这种一旦戴上就难以摘除,如果丢失就会追悔万分的东西。
"用这个小东西,就能栓住我吗。"
"婚礼倒是可以办一个,如果有需要也可以用我们其中一个假身份去登记结婚,毕竟现在开放多了。但是我并不觉得这种束缚对我们有用,迦南。"
像是要说些什么的前奏,迦南不由地屏住呼吸等待下文。
"我爱你,迦南。"
尽管无数次在阿尔法德身上看到代表这种感情的颜色,但这是第一次亲耳听见阿尔法德这么对她说。这一句"我爱你"冲击了她的听觉,在五感合一的系统里视觉高诉她这是粉红色的,味觉告诉她这是甜的,嗅觉告诉她这是香的,然而一起都不及声波敲荡着她的耳膜,通过一波波的神经信号传到她的心中,扒开她加诸在外的一切盔甲,送至她心中最柔软的部位,安放在那里时的感受真切,有一种心中的缺口,在这一刻被填满的感觉。
能让阿尔法德承认和他人的关系已经是及其难得,且不论这一句话是否有期限,指的是过去还是未来,是从以前开始还是这一刻起生效,迦南都十分满意了。
迦南把戒指带进右手的无名指,期间挡开了想要过来帮她戴的阿尔法德,戒指很合身,整个过程也就持续了几秒,简直快到让人想为这个时刻拍照纪念的机会都没有。
"通常来说……"戴上戒指的右手抚上了阿尔法德的脸。
"我们也不是普通人。"迦南靠了过去,在亲吻上嘴唇前加了一句:






"我也是。"






爱你,直到永远。
两个孤独,满布伤痛的灵魂,在漂泊半生后终于靠在了一起。

14 Aug 2013
 
评论
 
热度(4)
© 人間覌测 | Powered by LOFTER